艾洁丽】【八闽交警网违章查询】【不悔江湖憔悴剑】【原来如此主持人杨柳】【恋爱新手简谱】【网游之争锋时刻txt】【李援朝的父亲简历】【冰火魔厨5200】【穿越之浴雪王妃】【吉川雏乃】【于湉个人资料】【刘冉的悲剧人生】【黄金渔场130508】【许宗衡简历】【温翠屏】【两只大熊猫将赴韩】【斥候报告 步入正轨】【丑陋地理志】【好千度】【中国档案 瞎子三爷】【火影世界体验服】【男左女右20130928】【dnf皇女艾莉婕的口谕】【哭泣的拳头吉他谱】【森本龙太郎回归】【秋夜雨寒说你爱我】【qq3国逃犯坐标】【女阴泉】【英语角聊天室】【火焰之心上层】【红客奶嘴】【唐砖5200
首页 玉环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
sitemap.xml
美丽乡村 | 竹岗赏竹
2019-12-06 14:55:00  来源:玉环hg888vip  作者:

  东海之隅,山岗南麓,茫茫竹海。

  一栋古色古香的房子,粉墙黛瓦,画梁雕栋。看它,浮现,隐约,清晰。与它,疏离,重逢,胶着。它远离了江湖、尘嚣和是非,是可以安放那些清奇的骨骼和圣洁的灵魂的地方啊。

  当夜幕降临,微雨绵绵。几位意气相投的知己,席地而坐,围炉加炭,香烟袅袅。窗外,湿淋淋的竹林,飒飒作响。此时,品啜香茗,高谈阔论,超尘脱俗。“微雨竹窗夜话”,人生大乐事也!

  如此唯美的生活场景,常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,而梦就栖居在一个叫竹岗的地方。

  竹岗,就是长满竹子的山岗。很平常的地方,原生态的模样。而竹岗人都习惯了自己的生存方式,朴素、简约,又从容。他们的生活过得风轻云淡,有滋有味,却别有意趣。

  竹岗,我的故乡,一个荡涤俗尘的名字、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、一个令人仰视的名字。那里,有我想之念之的一片片竹林、一抹抹挥之不去的青绿。

  竹岗在哪里?

  从传统地理位置上讲,楚门镇东西村、彭宅村等所在的区域在古代被称为竹岗。现在通常指东西村。

  竹岗很古老,有多古老?

  在朱熹老夫子的文字中可找到答案。宋淳熙十五年(1188年)仲春,朱熹应戴明之邀为《竹冈戴氏宗谱》作序:“兹竹冈(岗)晦斋戴先生讳明者,余忝气同道合,每咨商时政之暇,相与穷经释,绸缪忘归。”可见,至少在831年前,就有了竹岗这个地名,那时戴家先祖就已经在此地安居乐业了。

  竹岗,背靠灵山(又称筠山)。灵山山峦连绵起伏、蜿蜒曲折,曲回通幽,形如一把明式黄花梨官帽椅,也似太极站桩的抱球之势。前面则被羊角山围拢着。再往前,一条潺潺的溪流自东向西横贯而过,注入楚门河。竹岗,依山傍水,山环水转,风景旖旎,一个寻幽揽胜的好去处。

  古时,竹岗有八景:筠山献秀、古寺钟声、象屏晚照、月水澄波、笔架三峰、西山仪凤、鼓亭对峙、双龙戏珠。

  清代竹岗文人戴天衢的《筠山献秀》写道:“峰峦突兀恰当楼,万个琅玕种已稠。岂独钟灵能毓秀,平安连日极无休。”咀嚼着文字,似有朗月清风、竹叶摩挲、竹林遍野的秀美景色尽收眼前。

  回望历史,繁华与落寞都如烟尘般滚滚而逝。但文人墨客们与竹岗结下的不解之缘,留下的传闻轶事足以令后人引以为豪。

  元末,各种社会矛盾集中迸发,群雄逐鹿,狼烟四起。

  文人也好,豪杰也好。主动也罢,无奈也罢。在乱世之中,有人选择了建功立业,有人选择了逃遁隐居。我们很难以一种绝对的标准来衡量谁是谁非,界定功过。

  李士瞻,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人,元至正十一年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。陈高,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人,元至正十四年进士,官至庆元路录事。他们先后来到竹岗,结缘竹岗,留下了许多诗文佳构。

  李士瞻出任督福建海漕时,经常避风楚门港。彼时,竹岗戴廷芳家是商贾大户,在政治上鼎力支持元蒙政权。他的叔父戴国荣以功授千牛官,戴国宾为海道千户,而戴廷芳是竹岗戴氏家族的核心人物,被元皇帝封为元帅。戴国宾“尝沥肝胆,率子弟,携义旅,不惮海道,从事金革。舳舻之供,鞬橐之需,皆所自给”。李士瞻与戴廷芳情深意笃,欣然为戴氏作《赠戴氏序》和《海上祈风投词》。

  李士瞻有一首诗表达了与戴氏深厚的友谊:

  《抵楚门即船主戴廷芳廷玉家也》

  船泊江潮是异乡,戴郎家住楚门傍。

  寄来青柿犹存蒂,摘得黄柑尽带霜。

  竹坞人家茅屋小,石矶渔艇钓丝长。

  可怜扰扰风尘际,谁识桃源有洞房。

  陈高则是一个比较淡泊于政治的人。在至正二十三年(1356年)二月,他坚拒方国珍的招安,避难至玉环。客居竹岗灵山寺数年,与僧人们一起,青灯黄卷,谈禅论道,超然物外。完全做到了“或徜徉乎山谷之间,或浮游乎江湖之上,任情自适,无所系留。”陈高撰写了《重修灵山寿圣寺记》,赞曰:“其寺背负大峰,若展屏障,左右之峰隆起两旁,对峙翔伏而回抱其前。处乎内者,视而不见,自外望之,隐莫知中寺也,故地之胜为最。”

  他还有一首《游灵山寺》的诗:

  旧闻海上有神山,今见楼台岛屿间。

  鳌背千年开佛国,鲸波十里隔人寰。

  风吹僧影浮杯渡,云送龙身听法还。

  避世拟从支遁隐,尘簪吾已久投闲。

  堪舆高手说竹岗有龙脉,完全合乎好风水格局,坐山灵山来龙有力,左有青龙,右有白虎,明堂开阔,案山形如笔架,玉带自左向右怀抱,前方朝山威武壮美。难怪竹岗历代文臣武将辈出,享有“自古高官出竹岗”之美誉。

  请看一串耀眼的名字:宋代,进士、户部尚书、太子少师戴明,郎中戴铨(戴明之子)。元代,元帅戴廷芳。明代,进士、吏部文选司郎中陈钝,进士、大理寺卿、刑部左侍郎陈璋(陈钝曾孙),进士、监察御史陈亶(陈钝曾孙),举人、山东长山知县戴元贽,举人、河北大名府同知彭俊,举人、福建仙游知县彭昭(彭俊之侄),举人、福建安溪知县陈辅(陈钝四子)。清代,澎湖、舟山镇总兵戴宪宗。还有许多贡生、庠生之类文人和千总、把总之类的武官。竹岗还是陆游大弟子、“江湖派”代表诗人戴复古的祖籍地。小小的一个村落,人才济济,殊为难得。

  如今,过眼的烟云早已散去,但旧时的竹子还在,旧时的月色还在,旧时的故事还在。

  走进竹岗,徜徉在幽幽修篁中,听之有声,思之成咏,平添了几分诗意、几分画意和几分醉意。斗转星移、时光变迁、沧海桑田,竹岗不再是竹子的天下了。樟树、松树、柏树、桃树、杨梅树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树伴生在一起,林林总总,热闹非凡。但竹子旺盛的生命力令人佩服。竹子对生存环境没什么特别要求,哪怕在最平瘠的地方,“立根原在破岩中”。无论春夏秋冬、风雨晴露,未出土时先有节,节节上升,直指苍穹。山岙里头、水库周围、深谷溪畔、村道两边、房前屋后都依然可见竹子的影子。有的成片成林,有的三三两两,或密或疏,高低相间,韵味十足。它们都以顽强的状态昭示自己的存在。

  竹岗的竹子,品种繁多,各有特色。有毛竹、金竹、紫竹、斑竹和佛肚竹。在这里,竹子与山岗已完全融合在一起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无法分开。山岗滋润了竹子,竹子装饰了山岗,彼此相映成辉,彰显精彩。

  “梅兰竹菊”被古人称为四君子,其中竹子历来是文人的至爱。据史书记载:“嵇康等七人相与友善,常一起游于竹林之下,肆意欢宴。”永和九年,王羲之等一帮文人,在茂林修竹中,畅叙幽情。苏东坡说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”罗贯中则认为:“竹可焚而不改其节,玉可碎而不改白。”可见,中国文人在骨子里都喜欢竹子,他们常借竹子来表达自己高洁不俗的品格。

  竹岗的先贤们也一定十分爱竹,不然他们为何在山岗上种遍竹子,而且将村子命名为“竹岗”呢。而事实上竹子孤傲的气节早已镌刻在每个竹岗人的骨髓里了。先贤们都以竹子为标杆,激励自己,安身立命。他们,高节清风,功成名就,堪为后人楷模。

  淳熙年间,有一位阖门舍人(皇帝近侍、掌殿廷传旨之事),就是那个才华横溢,在金华八咏楼一题再题,留下了《八咏楼》和《重题八咏楼》两首诗,靠父荫起家的姜特立。因给皇孙平阳王伴读,深得皇帝和太子的恩宠。于是,恃恩纵恣,越权干政。时任户部侍郎的戴明不畏权贵,上书弹劾,终使其被夺职,并责令离京奉祠。虽然姜特立在后来又被皇帝重用,但戴明刚正不阿、不随流俗的品格赢得了朝廷中正直之士的赞誉。

  景泰三年八月,朝廷赐已66岁的吏部稽勋司郎中陈钝一品衔出使朝鲜。他不惧路途险恶,横渡鸭绿江,身历蛮荒之地,抵达朝鲜汉城。为了取悦使者,进而想通过使者讨好大明皇帝,端宗以黄金布帛等厚礼相赠。当时陈钝的一些随员很想收下来,陈钝非但自己一介不取,还要求其他人也不能收。端宗以为他是虚情假意推一番,于是再次进献,陈钝还是再次坚拒,并说道:“吾奉上命之来是邦,所以宣上德,岂以币帛为哉。”并作诗表明心迹,《却朝鲜馈示诸陪臣》:“手捧丹书下玉台,寸心肯许惹尘埃;陪臣莫作寻常语,天使非关贿赂来。”以诗言理,掷地有声,真正做到了“不负孔圣使于四方,不辱君命之训”。陈钝的高标品格和言词文采令朝鲜人既惊讶又钦佩,彼此相顾动色。既彰显了大国风范,又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。

  嘉靖十一年的十一月,南京巡按御史冯恩因为上奏弹劾张璁等人,入刑部狱。世宗皇帝认为冯恩弹劾首辅张璁等人,与“大礼议”失意者有瓜葛,欲坐冯恩仇君无上律,论死罪。刑部尚书王时中为之剖白,遭夺职贬外。陈璋再上本剖析,终于使冯恩免于一死。陈璋以法学家名世,有“介独自立”的独特个性。他没有参与“大礼议”之争,在政治方面显得比较超脱。冯恩一案,世宗已经亲自上纲上线定了调,连刑部尚书都为此丢官,陈璋却成功守住了法的底线。

  戴明、陈钝、陈璋无疑都是竹岗人的杰出代表!

  而在每一个竹岗人心中,不管自己走得多远,宦海沉浮也好,困顿风尘也好,飘泊羁旅也好,故乡永远都是根。那一丛丛装满了淡淡乡愁的竹子,那一本本发黄的记载着乡愁的家谱,那一口口爬满了绿苔盛满了乡愁的水井……总叫人魂牵梦萦。

  一个游子,在皓月当空时,在竹林中闻到竹笛的天籁之音,乡愁则变得分外哀怨、沉重、绵长。叶落归根,寻求安宁,成了游子们一个强烈的梦。

  戴明告老还乡后,出资在竹岗东山创办了玉环历史上第一个书院——皆山书院,开创了玉环教化之先风。从此,竹岗的文脉绵延不绝,地灵人杰、人文荟萃。竹岗成了名副其实的文化名村,一直享誉温台地区。

  在竹岗赏竹,欣赏的是竹子,品味的是人文景观,感受的是深厚的文化底蕴。斑驳的岁月中,竹岗沉淀了太多的文化遗存。传说乾隆皇帝曾经造访过始建于唐代咸通年间的灵山寺;村口还保留着北宋时种植的古樟;著名导演谢晋为了拍电影来踩过点的宋代古戏台;众多的古墓葬;埋藏在地下的古窑址,等等。可以说,在这块土地上,只要有人在不经意间挥铲下去,可能就会发现一些珍贵的文物,都可讲出一个传奇的故事。

  有一次,我独自一人去参观重修后的戴明故居,恰逢两辆满载游客的旅游车开进来。上前一打听,原来他们是从台湾来的,都是高中生。我问他们怎么想到来这里游玩,他们回答,听说竹岗是个著名的文化古村,于是慕名而来了。不用说,竹岗已名声在外了,它的旅游价值已不断凸显。

  清曹寅《贺新郎·夜间耳鸣息》词:“腊黄浅映鹅儿泻。渐翛傓、半庭竹韵,有声有画。”可见他的院子里种植了不少竹子。于我,一个爱竹者,有空常去观赏竹岗之竹,沾点清气和正气。闲时,附庸风雅,在画桌上置一盆文竹,随兴挥毫,也可神往流觞曲水之乐了。

  作者:倪宗连

  摄影:应军 张思寒

  编辑:章雪丽

  责编:张美琴何文新


专题报道
2019玉环市第十四届科技-人才活动周
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
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
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
《70年70人70秒》短视频展播
【专题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
台州市第三届网络文化节
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
台风“利奇马”
精神的力量 初心在身边
图片新闻

沙门:再部署、再行动,强势推进“创无”行动 沙门:再部署、再行动,强势推进“创无...

清港:召开ETC工作推进会 清港:召开ETC工作推进会

台湾资深业者探访玉环 为儿女大陆创业投石问路 台湾资深业者探访玉环 为儿女大陆创业投...

干江:“妇女微家”变身“面点大厨房” 干江:“妇女微家”变身“面点大厨房”

关于我们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方式
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  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
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3]31号;浙ICP备09058876号;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
© 中国玉环hg888vip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无限玉环

玉环发布
sitemap.xml